舒心软件应用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我爸是大富豪最新章节!

莫家之人杀气腾腾,已然动手。

而陈近东脸色狂变。

一直以来,除非像这次逼不得已,他从不愿意跟隐族打交道。

因为这些隐族,太过于狂放霸道。

而现在,正中了自己心中所想。

难不成,早先父亲对自己所言,已然成真?

陈家有灭族危险,而且,就是在今天?

惨遭莫家众人的屠杀?

陈近东吞了口唾沫。

“我看谁敢动陈家一人!”

就在这时,一道狂暴洪亮的声音传来。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周围玻璃,被这道声音部震碎。

一时间,劲风四起。

而已经准备大开杀戒的几个莫家子弟。

此刻,更是捂住脑袋,就好像一股狂暴能量在他们脑海之中爆炸,直接吐血而亡。

莫长空微微皱眉,没有在动。

而厅外,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伙人。

这伙人,个个身穿黑衣黑袍。

极为神秘。

他们冲进大厅,将莫长空等人围住。

而这些黑袍人,足足近千。

莫长空凝目看着,满心疑虑。

“不知是何方势力,今日我来陈家,是要讨还血债,们最好不要插手!”

莫长空冷喝道。

“如果非要插手,这鼠辈,又能怎样?”

这时,一个老者大步从厅外走来。

“主上!!!”

而门外,恭敬站成两排的黑衣人,纷纷跪地。

“嗯?”

莫长空拧着眉头,盯着老者。

“足下,咱们好像从未见过吧?我说了,我跟陈家是血债,不知道足下跟陈家是什么关系?”

莫长空问道。

“父……父亲?”

而陈近东,此刻却是直接蒙住了。

是啊,眼前之人,正是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的父亲。

陈近东有些激动。

“爷爷?”

陈晓虽然从未见过陈点苍,但是如今得知爷爷还活着,也着实让人惊讶了。

“东儿,这是我孙女陈晓吧?”

陈点苍走进,一把拉起了陈晓的手,一脸的宠溺之色。

“父亲……是的,您……您这些年,去哪里了?”

陈近东惊疑。

“这些,等父亲扫完这些垃圾再跟详谈!”

陈点苍冷笑。

“原来……便是陈家失踪几十年的家主陈点苍,怪不得了,不过,来的正好,今日,我准备血洗陈家,算上,也才算陈家满门!”

莫长空的冷冷笑道。

“这鼠辈,血洗陈家满门?恐怕就连莫苍龙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大言不惭!!!”

陈点苍背书双手,冷冷道。

“什么?”

莫长空包括莫卫平,皆是一怔。

“奥?您认识莫家的老长老莫苍龙三叔?那我怎么从未听三叔说起过什么陈点苍呢?”

莫长空心里还是咯噔一下的。

莫苍龙,怎么说呢,就像是他们莫家的图腾一样,身份极为神秘。

就连其他隐族,能够详细了解他老人家的也极少。

而陈家,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个富商豪强,怎么可能会认识他老人家呢?

“我记得们这些所谓隐族,有自己严格的规矩的,那就是不能随便入世,这鼠辈倒好,不但偷偷入世建立自己的家族,还对世俗事务横加干涉,如今,更要扬言灭掉陈家,鼠辈,也对们莫家的规则,太轻视了吧?”

陈点苍爽朗大笑。

当下,直接在首位坐下。

“陈老爷子到底来自何方势力?一个富商豪强,怎么会对我们隐族之事,了如指掌?”

莫长空问道。

“呵呵,魂殿,怎么样,有没有听莫苍龙提起过?”

“魂……魂殿?”

而莫长空,眼皮狠狠一跳。

“是魂殿的人!”

莫长空身旁的几大高手,此刻都是面面相觑。

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魂殿的名声,相信对于任何一个隐族的人都不陌生,华夏原本的几大隐族,其中一个较为昌盛的隐族,就是被魂殿的人,一夜之间给杀光灭掉的。

魂殿杀人,必定留下痕迹,好让别人找魂殿报仇,但是,谁敢?

所以听到魂殿二字。

饶是莫长空,都是不由得有些惶恐。

“想不到失踪几十年的陈家陈点苍,居然是魂殿的殿主,这一点,我莫长空当真是不知道……不过到如今,我也算明白了一些事情……”

莫长空道。

“明白什么了?”

“半年之前,我的三子莫剑,在金陵被神秘高手抓走,截止到现在,都是音讯无,这是一件事,还有,我莫家此次惨遭屠戮,想必这种种,都是您所为了?”

莫长空双目血红,目中皆是仇恨。

“混账!!!”

啪啪!!

陈点苍一怒,身影未动,但莫长空脸上却已经挨了结结实实两记耳光。

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我陈点苍纵横一生,的什么三子还有那些什么族人,鼠辈中的鼠辈,我陈点苍,会花费心机对付们这些杂碎?简直混账!”

而莫长空,捂着脸,不敢言语。

陈近东以及陈家族人,此刻却是兴奋异常。

“爸,想不到原来您有这么强大的势力,对了,那屠了莫家的,不是咱们的人所为?”

看到父亲在这,陈近东也是有了无尽的底气。

当下坐在父亲身旁问道。

“唉,怎么说呢,不是我所为,但的确是咱们陈家的人所为,不过这莫家,早在二十年前,就产生了吞并陈家的想法,多年来,暗中施展了很多毒计,说起来,要不是顾及辈分,我早就把他们给屠了,这群王八蛋,跟强盗一样,血洗了慕容家,还不知足!”

陈点苍气道。

一番话说得莫长空脸颊抽搐。

“啊?还真是咱们陈家的人所为?可是,除了父亲您,还有谁有这么大本事对抗这莫家?”

陈近东惊疑道。

“是啊,爷爷,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早早出现呢?这样,咱们陈家哪里还有今天的危难,把这群人都杀光,一个不留!”

陈晓道。

“呵呵,想不到我这孙女跟我很投脾气,比我那软蛋孙子,更加让我喜欢啊!”

陈点苍开怀大笑。

“爷爷不出现嘛,的确是有难言之隐,不过乖孙女,要对付这帮鼠辈,也根本用不着爷爷出手,来人……”

陈点苍问道:

“去看一下,少殿主回来了没有?”